免费提问

江华:1978-2018,我与改革开放共同成长 ——亲历者讲述整形美容行业40年时代变迁

144
作者 天杨志强
2018-12-28 14:28 字数 12335 阅读 30评论 0

时间总是最好的导演,40年前改革开放的浪潮如惊涛骇浪一般席卷整个华夏大地,中国自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使我们不能纵观全局,但如果选择一个行业作为改革开放40年的缩影加以剖析,整形美容或许是一个典型案例,那么江华教授,正是这段波澜壮阔的时代见证者和亲历者,他的成长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他的经历见证了整形美容行业日新月异的气象,他的故事是专属时代的记忆……

一、那些特别的年份以前

我国整形外科最早在20世纪20年代初现端倪,但并未得到普及。直到40年代后期,宋儒耀、汪良能、朱洪荫、张涤生等从美国学医归国,我国整形外科才得以传承[1]。而整形外科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是由战争推动。抗日战争和和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大量解放军和志愿军战士亟待整形修复,由此奠定了新中国整形外科的基础。

改革开放前30年,整形美容被列为一门禁忌的外科专业,只允许服务于伤残军人、少数文艺工作者,且事先要经过文化局的批准。据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王炜教授1974年统计,当时中国专职和兼职的整形外科医师仅为176人。

在那些特别的年份,有些事正在破土萌发,也有的人在山谷蓄势待发。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拉开序幕后,整形美容也开始逐渐发展。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江华教授考入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师从当时整形外科泰斗郭恩覃教授,毕业后即开始从事整形外科工作。

二、被选择的整形医生

“那时候工作不是自己选择,而是由国家统一安排。你从事哪个专业,是由医院根据工作需要、结合你的特点,综合安排考虑的。”江华教授回忆道。

未能如愿进入实习所在过的脑外科,而进入相对陌生的整形外科领域,江华选择以一名军人的天性,服从组织分配。但江华没有因专业方向的改变,动摇自己成为一个杰出医者的初心,反而更加努力钻研这门学科:“我勤奋,下过苦功,24小时都在医院,所有病人的一手资料全都掌握了。当时能找到的专业书我都翻烂了,到现在还能告诉学生,这条理论在哪一本书哪个章节哪一页。”

提起当年的遗憾,如今的江华教授早已释怀——经过数十年的不懈努力,他早已成为国内名副其实的整形美容行业专家,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刚开始从事整形工作,对江华来说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我一开始做整形外科医生的时候,治疗对象绝大部分都是严重的烧伤和外伤后畸形,还有部分的先天性畸形患者。当时非常不适应,白天经常接触这些病人,晚上一想起来都睡不着觉。”

自1958年起,全国掀起大炼钢铁运动,小高炉与土法冶炼钢铁纷纷上马。由于当时生活和医疗环境都比较差,很多人受伤后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因此80年代,我国仍有大量的烧伤患者需要救治,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依然许多公立三甲医院整形科叫做烧伤整形科[4]。

三、在贫瘠的土壤中盛开

“当时我的生活是非常清贫的,每月收入仅能维持基本的生活需求。”回想当年的工作经历,江华教授自嘲道:“我的同学们做骨科医生也好,做内科医生也好,病人感激医生,有时候还会送一些土特产,可到我这里,连个送鸡蛋的人都没有!为什么呢,因为整形手术不着急。换句话说,其他的手术治疗都是性命相关,不进行手术生命就没有了,但是整形手术却可以择期进行。即便是需要美容修复的整复类患者,由于先前的治疗几乎使他们倾家荡产,很多人便放弃进行整形手术。”

1978年以后,整形美容手术不再有政治上的禁忌,虽然普通民众对医疗美容的需求尚未大规模“爆发”,但整形外科也敏锐地嗅到了时代的气息,这时候已经开始有一些整形外科医生为求美者实施割双眼皮祛眼袋、隆鼻等手术。

虽然整形外科在此期间默默成长,但当时公立医院对其并不重视,边缘学科人才储备少,人才培养能力薄弱,全国从业人员也不过3000人,而且一大半的研究方向是整形修复。这样的环境对初具萌芽的整形外科可谓恶劣之极,然而这片贫瘠的土壤,最终仍绽放出令世界震惊的花朵。

灵光一闪往往源于厚积薄发,数年兢兢业业的工作和科研,江华逐渐适应了整形外科的工作:“那时候我们的想法是十分单纯的,就是想做好手术,帮助到每一位病人。”在一次尸体解剖中,江华发现足底的一块肌肉,无论是大小形态,以及血管支配特点类型,都非常适合移植用作晚期面瘫的修复。经过查阅大量的文献和动物研究,这一手术方法最终在临床上得到验证,目前这一方法成为晚期面瘫手术治疗上,唯一由中国人提出的手术方法,而且被写入了教科书,江华也因此获得了国家发明三等奖[5]。

年轻的“江华”们逐渐成长起来,中国整形外科技术开始走出国门,踏上国际平台。当时我国的显微外科、手外科、淋巴医学、烧伤畸形治疗等方面均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故此一鸣惊人,令国际同行刮目相看。但整形美容行业的发展,仍需要一个契机。

四、整形,不再是年轻女性的专利

就算用整个人生用来沉睡,也总有那么一两次会被时代叫醒。那些特别的年份,很多人的人生如船舵一般改变了原本的走向。20世纪90年代后,随着我国经济水平的飞速提升,“万元户”如雨后春笋般一个个冒了出来,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后,开始寻求生活品质的提升,整形美容便成为了一种时尚。

与此同时,港台电影大量涌入内地,时尚而又妩媚的女星宛若百花争妍,一时间令观众目不暇接[6]。刚刚从沉闷单调中苏醒的中国人民,在解决了温饱问题后,第一次开始了对美的追求,生活美容和医疗美容自此呈火箭般迅猛发展。

“1990年以后,最大的变化就是接触的病人或者求美者的数量在逐年增加,而且整形也不再是年轻女性的专利,很多男性,甚至一些老年人也开始接触整形。”江华教授回忆,当年有一位80岁的老先生专程从美国飞抵上海,要求做变性手术。虽然最后因为老先生年龄偏大,手术并没有进行,但这种对美的追求精神仍然深深打动了他。可以说,这个案例让江华教授对整形美容在之后的腾飞有了充足的信心。

五、我们中国,有最优秀的整形医生

1997年,已经在国内整形行业颇有建树和声望的江华,为能够近距离接触国际前沿医美技术与流行审美趋势,受邀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做访问学者,回国后,而立之年的江华立即被委以重任,出任长征医院任整形外科主任。

“千禧年以后,很多的求美者远赴境外,到日本或者韩国,甚至到欧洲和美国进行整形手术。这些人对于美的追求无可指摘,但是我想给这些求美者一个正告。”当谈到如今求美者赴日韩整形的看法时,江华教授严肃的说道:“国外有很多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但其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鱼目混珠国外有很多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但行业内也不乏鱼龙混杂,甚至是欺世盗名之徒。所以请大家异地就医时一定要慎之又慎,尤其是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应该要更加谨慎。”

进入21世纪后,一股强大的韩流席卷中国甚至全球。除了音乐、影视、服装、美食等,其中最独特的便是整形美容,一开始进入中国后就迅速收获大批拥趸,并成为经久不断的热议话题。很多人积极尝试并加入到整形美容的行列中,更有甚者不远千里,奔赴日本韩国进行整形。热衷于通过后天努力改变外表的都市丽人们,相信整形不仅可以让自己获得靓丽的外表,还能帮助事业成功。

“其实我们中国,尤其是上海和北京,已经集中了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无论是专业水平还是创新能力上,在世界上都处于领先地位。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实现欧美日韩整形技术所能做到的一切。”

六、引领整形美容行业健康发展

随着人们观念的改变、资本的进入,整形美容行业迅速催熟,从业者队伍快速壮大,从当年数百人到现在的数十万人。不过,整形美容行业也为自己的野蛮生长,付出了代价:爆发式增长导致医生素质良莠不齐,整形美容行业也不可避免产生了一些乱象,各类负面新闻频出,整容甚至在某些人心里成为了“贬义词”。

对此,江华教授选择以自己的初心去捍卫、去引领、去改变发展中的整形美容行业。担任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分会候任会长,上海市整形外科学会主委的江华教授,现在更多时间用在培育后辈医美人才与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除了院校的人才培养,江华教授还致力以讲座、培训会的形式,更广泛地传道授业解惑并推广普及高效安全的最新科技技术:“比如,我正在推广的内窥镜技术,就是向着精准医疗迈进:它能够帮助医生在更清晰的视野下进行更精准的手术操作,以达到手术切口小、出血少、效果好、恢复快的目标。既方便医生操作,又使求美者效果满意,将乳房整形行业推向一个新的安全高度。”

我国现已进入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人民温饱问题基本解决后,经济社会发展出现了带有全局性根本性的新情况新特点: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整形美容行业的发展,同样是国家和人民物质和文化生活迅速增长的需要。

改革开放40年,整形美容行业的迅猛发展,不仅和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息息相关,同时也反映了13亿中华儿女对生活品质的需求在日益增长[7]。江华教授表示,迅速发展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整形外科,是人民物质和文化生活迅速增长的需要,是整形外科医务工作者,管理和经营者共同关注的永恒话题,也是每一位从业者的历史责任和需要终生磨炼的人生境界。这40年来之不易而又弥足珍贵,在未来,他将继续引领整形美容行业的健康发展,持续将整形美容行业推向专业化、规范化。

后记:

四十年改革开放,四十年风雨兼程。从一名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到如今的行业领袖,江华教授仍步履不停。而飞速发展的整形美容行业,同样见证了祖国四十年的艰辛发展与荣耀成就。我们要倍加珍惜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成就,坚持和积累行业经验,攻坚克难,勇于创新,在下一个十年接力跑中跑出好成绩。

参考文献:

[1]张涤生. 我国美容外科的发展和展望[J]. 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 2008, 19(1):1-2.

[2]邱武才. 追忆我在中国的十年(1990~2000年)[J]. 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 2010, 21(5).

[3]王炜. 中国整形外斜和《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展望[J]. 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 2009, 20(10).

[4]胡俊, 甄橙. “大跃进”期间抢救钢铁工人邱财康——张涤生访谈[J]. 中国科技史杂志, 2011, 32(2):222-230.

[5]江华, 赵耀忠, 吴宏, et al. 吻合血管神经的(足母)展肌移植修复晚期面瘫[J]. 组织工程与重建外科杂志, 2005, 1(1):47-50.

[6]丁亚平. 社会空间与改革开放30年的中国电影发展[J]. 当代电影, 2008(11):16-22.

[7]高景恒, 李孟倩, 白伶珉. 美容医学发展的当今和未来[J]. 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 2011, 22(5):306-309.


整形新闻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

网站简介 | 内容规范 | 加入我们 | 原创作品 | 联系我们 |

沪ICP备17053875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桂20166132|桂公网安备:32010901000021|版权登记号:2014SR02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