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提问

「基因编辑」的药,治不了原生家庭的伤

144
作者 桃子网络科技
2018-12-04 09:07 字数 8792 阅读 11评论 0

2018年11月26日

发生了一件大事

「科学狂人」贺建奎宣布

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在中国诞生

被喻为:人类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这并不是人类第一次

企图通过「优化基因」打造「完美人类」

最后却啪啪打脸

『 生 命 之 泉 』

1935年,纳粹成立了一个秘密机构——生命之泉,意欲繁殖大量的「完美人类」——纯种雅利安人。

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呢?

STEP 1:生育农场

纳粹在战争中虏获成千上万名金发碧眼的女人,跟德国军官交配生产「雅利安后代」,他们计划到1980年炮制出1.2亿名强壮的雅利安后代,组成坚不可摧的纳粹铁军。

STEP 2:优胜劣汰

当时至少有8000名所谓的「雅利安婴儿」诞生,如果生出来的「雅利安婴儿」带有某些残疾和缺陷,护士会毫不犹豫地将婴儿毒死或饿死。

STEP 3:天选之子

纳粹甚至还嫌十月怀胎批量生产「雅利安婴儿」太慢了,他们开始从欧洲各国绑架金发碧眼的儿童,带回德国抚养。

至少有25万金发碧眼的儿童成为纳粹的“天选之子”。

希特勒坚信,多年以后,全世界都会因他的优生政策带来的人类进化而感恩戴德!

“优质”的「雅利安婴儿」后来怎样了呢?

战争后期,德国资源匮乏,大量「雅利安婴儿」因营养不良死去。还有约1/10重返故乡,TA们的父母早已被杀害,从「德意志之光」到「纳粹私生子」,TA们终生被烙上耻辱之印。

1935年的「生命之泉」

2018年的「基因编辑」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总是有人企图通过所谓的“科学”手段实现人类进化。但人生的基石,不是「个人配置」,而是「原生家庭」。

「原生家庭」:

       儿女还未组成新家庭之前,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家庭。

原生家庭的爱,能延续到新的家庭,代代相传。

而原生家庭的情感缺失,往往是很多悲剧的开始……

01

重庆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位于重庆市东南、中国西南边陲。这里远离都市、山高路险、山莽林密、交通不便,放眼望去群山环绕、几乎与世隔绝。

在这山美水秀、却又贫穷落后的山村,土地,是一家生活的根本,儿子,是挑起一个家庭的责任与传宗接代的指望。

中国有无数的家庭生活在这样的土地上,这些家庭里发生着数不清的故事:快乐的、悲伤的,但大多都不为外人所知。一旦为人所知,必将是震惊社会的新闻,这样的新闻,多数是悲惨的。

「被前夫咬掉鼻子的女子——章小云」正是这样一个冲破重重密林的悲惨故事。(详见《见过被咬掉鼻子的她,绝不会原谅蒋劲夫》)

02

35年前,一个承载着这个偏远小山村整个大家族希望的孩子在众人的喜悦和期待中呱呱坠地。但这份喜悦太短暂,在得知是个女婴时便戛然而止。

这个女婴就是章小云。

没几天,这个大家族的长辈们共同做了一个决定,把女婴悄悄送走,以解家庭燃眉之急,或许以后还有机会再得个儿子。

孩子不见了,小云的母亲「疯了」,她披散着头发、拖着月子里沉重的身体,漫山遍野地找,她喊得喉咙嘶哑、双眼猩红,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吼出“找不到孩子我跟你们拼命”,之后便晕了过去,小云的父亲把手里的烟斗狠狠砸在地上,做了最后的决定。

在大家族里,长辈们的话不容置喙,长辈们做的决定更不可违逆。

但章小云最后还是被要回来了,父母养育她和姐姐已经捉襟见肘,便断了生儿子传宗接代的念想。

懂事后的章小云,每每听起长辈提起这桩事,就很自责,觉得是自己拖累了这个家,她怯生生地成长着,像一根垂着脑袋的狗尾巴草。

03

18岁,到了婚嫁年龄,亲戚给章小云介绍了一门亲事,对方是同村人,家里底子不错,「镇上有人」,小云的父母一听觉得不错,离得近相互有个照应,便应了下来。等到小云知道这事的时候,已经谈得七七八八了,没有人问她的想法,当然,这么多年,大家也已经习惯了她的言听计从。

中等身材,不大的眼睛,四四方方的脸,看人时不是抬起头来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地对视对方的眼睛,而是挑起一边的眉峰,斜着眼角,在那儿表面上不动声色地暗暗偷瞧。说话时,吞吞吐吐,声音浑浊低沉,好像那声音不是从嘴巴里发出来的而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一样。第一次见面时,小云默默地观察着「未来丈夫」的一些行为细节,心里无比失望,“难道,这就是要和我过一生的男人吗?”

然而她不能拒绝,她要是拒绝就会坏了亲戚关系、给父母添麻烦。

章小云默默接受了这场婚姻,以及这个新的家庭。

04

好景不长,丈夫婚后一年多便开始沉迷赌博,后来连工作也不去了,章小云在镇上赚的那点钱,成为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

赌博有输有赢,多数时候是输的,这时,丈夫便会大发雷霆。他暴怒时,会对自己的父母动手。终于有一天,狂风暴雨般的拳头,落到了小云的身上。

“你的鞋子和衣服又到处乱扔,你不能把它们放好吗?”小云忍不了家里乱糟糟的。

“老子的家,老子想放哪儿就放哪儿!”丈夫刚从外面回来,似乎心情不太好。

“家里干净整洁一些不好吗?现在孩子那么小正在学走路,你乱扔绊倒孩子怎么办……”

“你他妈的唧唧歪歪烦不烦啊,老子今天手气不好就是因为你这个乌鸦八婆嘴害老子运气不好输钱!你他妈的看老子不打死你、打烂你这个贱人的嘴!”

猝不及防,丈夫像疯了一样揪住小云的头发,拳头雨点一样落在她的头上、身上,身单力薄的章小云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号啕大哭,一边骂他疯了,一边举起胳膊护住自己的头。

小云的自我保护更激怒了丈夫,“***的还敢反抗,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打死你看你还敢反抗!这个家老子说了算!***你这个贱人想造反就是找死!”拳头更密、更重了,耳光也扑面而来……

丈夫打累了,终于住手,坐在一边抽烟,蜷缩在墙角的章小云慢慢扶着墙站起来,拉开门往外走。

05

冬夜,雪粒打在脸上,寒风吹干了眼泪,望着远处黑黝黝的山脊,章小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能去哪里……

回娘家吗?爸爸妈妈一定又伤心又自责又担心,毕竟,这桩亲事是他们做主定下的。

去姐姐那里吗?从这里走到镇上,就算路上不掉进山崖,走到姐姐家可能天都亮了……

还能去哪呢?痛不欲生的章小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宁可在外面冻死、摔下山崖,也不要留在这个人面兽心的恶魔身边。

“妈妈……妈妈……妈妈……”身后忽然传来女儿的哭声,犹如万千钢针插进章小云的心里。

她踉跄一下瘫坐在门前的雪地里放声大哭:“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没有做错事!我没有!他为什么打我?从小到大我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没有打过我!我没有做错事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我该怎么办!我可怜的孩子该怎么办……”

“小云,你别走,我错了,你原谅我,我再也不打你了,今天我输钱了心情不好,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了……你看孩子哭得多可怜,求你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我,不要走……”刚才还像恶魔一样的男人,这时突然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拉着章小云的衣角苦苦哀求……

最终,章小云还是回去了。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小云无法出门见人,在屋子里整整呆了半个多月,脸上身上的伤才算是好了。

06

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果然,后来丈夫对章小云的家暴,一次又一次接踵而至,打完道歉、心情不好再打,有时,甚至当着孩子的面就动起手来。

(故事待续……)

//////////

在章小云的故事中,幼年被抛弃后再找回的这段经历, 让“不给父母添麻烦”的意识不断地强迫性重复,形成了章小云“隐形的内在誓言”,并导致了她极度自卑的心理。甚至她被家暴了整整13年,也从未敢声张。

「原生家庭」,才是影响人生的关键。而「基因编辑」,无异于饮鸩止渴,后患无穷。


整形新闻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

网站简介 | 内容规范 | 加入我们 | 原创作品 | 联系我们 |

沪ICP备17053875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桂20166132|桂公网安备:32010901000021|版权登记号:2014SR021122